您當前位置:經濟網 >> 智慧城市 >> 瀏覽文章
智慧城市

新型智慧城市建設駛入快車道

時間:2017年02月23日 信息來源:《經濟》雜志—經濟網 作者:佚名 【字體:

  自2012年住建部確定首批90個國家智慧城市試點以來,中央和各地方先后制定了多項智慧城市方面的相關政策,智慧城市建設在全國遍地開花。經過不斷的探索和實踐,各地政府、專家學者、行業及企業在智慧城市建設方面積累了不少經驗。2016年,國家發改委表示,將在“十三五”期間推出100個新型智慧城市試點。一時間,全國又掀起了新一輪的新型智慧城市建設熱潮。
 
    2017年是實施“十三五”規劃的重要一年,也是新型智慧城市建設的關鍵之年。如何更好地理解智慧城市概念和內涵的演變,更準確地理解新型智慧城市評價方面的國家標準,更深入地體會智慧城市建設給地方城市帶來的巨大改變呢?《經濟》記者就上述問題采訪了相關專家。

 
智慧城市進入超智能時代
 
文/本刊記者  陳 晶
 
    隨著智慧城市領域的研究和實踐日益豐富,社會各界對智慧城市的理解逐漸深入。就此,《經濟》記者采訪了中國城市科學研究會智慧城市聯合實驗室首席科學家萬碧玉。
 
    萬碧玉表示,他注意到近期國內外智慧城市建設領域出現了新的調整,可以概括為四點:
 
    一是新概念。“近期,不論是國際還是國內,業界對于智慧城市的內涵和外延有了新的調整和變化。智慧城市的概念內涵,從早期的數字城市,發展到后來的智能城市、智慧城市。目前,國內外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強調‘超智能社會’這一概念。”同時,萬碧玉向記者強調:“不管怎么變化,智慧城市建設的關鍵還是要聚焦在城市上。”
 
    二是新研究。智慧城市在全球多個國家和地區都得到了重視并加以實踐,相關領域在國際間的交流和合作也日益緊密。在綜合借鑒了各國建設經驗教訓的基礎上,很多國際組織在智慧城市的研究方法上有了突破。“當前,包括國際標準化組織ISO在內,越來越多的國際組織提出了‘智慧城市公共品’的概念。什么是公共品呢?”萬碧玉向記者解釋,“這里的公共品指的是針對不同城市共有問題的標準制訂。比如交通擁堵,不論是北京還是西雅圖、倫敦,不管是發達國家還是欠發達國家的城市,都面臨著類似的問題,這就是公共品。研究如何解決國際不同城市的公共問題,是智慧城市國際研究的重要內容,并且獲得了越來越多的關注。”
 
    三是新范圍。智慧城市的概念不僅僅是一線城市的建設目標,對二三線城市來說也是如此,甚至包括城市和農村間的過度地帶。2016年7月,住建部、發改委、財政部聯合發出了《關于開展特色小鎮培育工作的通知》,智慧城市與特色小鎮兩個概念彼此呼應、相輔相成。“論及特色小鎮與智慧城市的關系,業界普遍認為,互聯網+、大數據、新型智慧城市等成已為新風口,對已完成初期建設的智慧城市,特色小鎮將有望成為智慧城市升級的重要抓手。”萬碧玉對記者表示。
 
    四是新指標。新型智慧城市怎么建?什么樣的城市才算是合格的新型智慧城市?相信很多人都有類似的疑問。對此,2016年11月,國家發改委、中央網信辦、國家標準委聯合發布了《新型智慧城市評價指標(2016年)》,對新型智慧城市的建設給予指導。萬碧玉肯定了這些評價指標的重要性,他表示:“盡管有些專家對于新型智慧城市的評價標準有不同的觀點,但絕不能否認這些評價指標的重要意義。根據國家要求,新型智慧城市的建設將以點帶面,以評促建,這次新型智慧城市評價指標的推出,在國內外引起了很大的反響,必須得到充分的重視。”
 
    2016年年底,智慧城市聯合實驗室連續第三年發布《智慧城市年度大事盤點》,對年度智慧城市建設領域的諸多大事做了總結和概括。萬碧玉向記者強調了其中的一些數據:“截至2016年6月,我國95%的副省級城市、76%的地級城市,總數超過500個,均在《政府工作報告》或‘十三五’規劃中明確提出要建設智慧城市。智慧城市建設的市場規模將在千億元級別。如果再加上上下游產業鏈其他環節,如信息技術和數據分析等,整個市場規模將有望擴容至一萬億元。巨大的市場空間吸引了眾多市場主體的參與,據統計,參加智慧城市建設的主體超過5000家企事業單位。”
 
    “中國的智慧城市建設在國際上有非常大的影響,但這并不意味著我們的工作是十全十美的,在建設過程中也存在著一些問題。”萬碧玉總結了四點,“一是智慧城市建設體驗感差。城市需求不明確,市民體驗不到位。城市的發展需求來自于市民,要想使城市良性運轉,必須增強市民的體驗感和獲得感。真正的智慧不是以系統數量和復雜程度論英雄,而是有多少市民能為城市豎起夸贊的大拇指。二是頂層設計不連貫,半途而廢的情況比較常見。智慧城市建設應進一步理順各方關系,明確責任主體,搭建框架,層層推進,逐步形成完善的國家級智慧城市頂層設計,真正做到‘彈性的設計,剛性的組織’。三是標準規范無參照,落地實施難見效。在各地紛繁復雜的智慧城市建設中,政府往往需要既定的標準框架抑或標桿示范。縱觀全國,更多的城市治理者希望制訂符合地方規律和特色的標準。四是商業模式不清晰,資金供給難持續。由于政府失職和市場失靈頻現,以PPP為主要模式建設的智慧城市也存在建設思路混亂、建設方案無特色等低層次重復現象。”
文章熱詞:
延伸閱讀:
  • 經濟日報
  • 經濟雜志
  • 專刊
二維碼
  • 新聞
  • 旅游
  • 收藏
  • 秒速赛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