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經濟網 >> 藝術收藏 >> 瀏覽文章
藝術收藏

簡談青銅器之七:禮之所用 躬逢勝餞

時間:2019年07月11日 信息來源:經濟網-《經濟》雜志 作者:牛道德 【字體:


    青銅器的分類方法非常之多,其中有一個神秘的類型——“禮器”。
 
    一些觀眾在歷覽世界各地的博物館、歷史遺跡時經常有這樣的感覺。在博物館、歷史遺跡中看到中國古代尤其是先秦時期的文物和遺跡,不是紋飾近乎抽象的鼎簋圭璋就是些造型奇特的盤盤罐罐。即沒有像埃及金字塔那樣令人震撼的建筑又沒有像希臘羅馬雕塑那樣栩栩如生的寫實作品。但從中華文明和中國藝術的深邃廣大來看,我們先人的審美不是對“紀念碑式”建筑和“再現性”風格的追求那么簡單,他們探尋一種完全不同的藝術和美學思想。而了解這一思想最好的窗口就是本篇要談的“禮器”。
 
簡談青銅器之七:禮之所用 躬逢勝餞
 
    禮制是中國古代傳統文化的核心內容,但因相關文獻古奧費解,今人僅從目之所及范圍內所見的幾件器物、幾行介紹,是不容易體會到古人的生活中,禮器究竟意味著什么。
 
    先秦時期也泛指夏、商、周三代,我國的社會生產力發展到奴隸制社會的青銅文明階段。孔子說:“殷因于夏禮,所損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禮,所損益可知也。”我國先秦時期的奴隸制文明輝煌燦爛,源遠流長,一脈相承,而禮正是先秦時期用以維系貴族間的等級規定,并作為規范以制約人們的日常行為。
 
    禮器是用于宗廟中和宮室中的器物,使用于各種祭祀、宴饗和各種典禮儀式的場合,所謂“國之大事,在祀與戎”,古人認為祭祀和打仗是國家頭等重要的事情,比如說鼎、鬲、簋等是祭祀時使用的“食器”,爵、角、觚等是祭祀時使用的“酒器”等。中國古代的禮器還有一個更深刻的含義。《左傳·成公二年》引孔子的話說:“名以出信,信以守器,器以藏禮,禮以行義,義以生利,利以平民,政之大節也。”其中“器以藏禮”一語和《禮記·樂記》中所說的“簠簋俎豆,制度文章,禮之器也”意義很接近,都指出“禮器”的本質并不僅限于它們的外形和表面功能,還在于它可以“內化”禮儀規章、社會關系、道德規范和政治制度。
 
    在此就出現了一個關于“禮器”與“祭器”兩個稱呼之間區別的問題,筆者發現,許多情況下“禮器”與“祭器”這兩個詞并沒有過多區分,但細細分解“禮器”與“祭器”還是有很大區別的。我們為什么不把“青銅禮器”稱之為“青銅祭器”呢?其實很簡單,禮器不僅在祭祀、典禮、儀式作為道具和身份的象征而出現和使用,它也是貴族日常生活中“迎頭撞面總相見”的實用器;而祭器的適用范圍則要小很多,大多數只在祭祀天地日月、宗廟社稷、神仙圣人等特定的場合使用,多數時間是被人敬而遠之、束之高閣的,因此其給人的感覺遠沒有禮器那般有存在感。
文章熱詞:
延伸閱讀:
  • 經濟日報
  • 經濟雜志
  • 專刊
二維碼
  • 新聞
  • 旅游
  • 收藏
  • 秒速赛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