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經濟網 >> 藝術收藏 >> 瀏覽文章
藝術收藏

《國樂大典》傳承與發展民樂新思路

時間:2019年06月10日 信息來源:經濟網-《經濟》雜志 作者:廣東廣播電視臺廣東衛視頻道 王嫻 【字體:


    隨著我國綜藝娛樂性不斷深化,過度娛樂化、效仿度高等問題逐漸浮現,國民精神文化需求的進一步提升導致收視低迷,打破這個局面需要提升節目的文化內涵。文化類綜藝的出現體現了民族文化自信,展現了中國傳統文化精華,推動中國綜藝市場進入發展的快車道。作為現代中國傳媒者,推進文化類綜藝的升級、創新文化類綜藝的呈現,是時代賦予的歷史重任。
 
    2018年由廣東衛視推出的大型音樂競演節目《國樂大典》創新地從中國傳統音樂角度切入,讓中國傳統樂器糅合詩詞、吟唱等經典,結合現代流行音樂的制作手法,在新穎的賽制承載下展現了中國音樂的文化美感,賦予經典時代性,突破性地表現中國傳統樂器的藝術價值和特色。
 
    《國樂大典》傳承民樂的新思路
 
    《國樂大典》第一季是以線性結構來設計節目主題,通過不同的節目主題考驗樂團對經典曲目演繹的更多可能性從而牽引著多種民族樂器在舞臺上的呈現方式。
 
    《國樂大典》第一期的主題為“樂滿中華,震撼放送”,展示了六支參賽民樂團的差異性,而樂團的差異性更多地以主奏樂器的演奏為主要體現。因此在節目主題設計下,《國樂大典》在第一期為觀眾展現了多種經典的中國傳統樂器,如琵琶、二胡、月琴等。在第三期節目中,主題為“歷史回響,夢回千年”,內容指向民族樂器身上所承載的歷史故事。在本期節目中,龔鑼新藝術樂團在表演中加入了極富歷史厚重感的編鐘,讓民族樂器的呈現焦點從歷史角度出發。《國樂大典》透過設計節目主題,牽引著每一期節目的關注點,編織出不同的呈現角度讓觀眾去了解中國民族樂器,讓民樂的傳承不再泛濫于硬性的“填鴨”方式的傳播而是隱藏于欣賞度極高的曲目表演和多維度的民樂普及中,從而推動觀眾對傳承民樂的主動性接觸。
 
    《國樂大典》在節目角色設置中,承擔著輸出民樂文化的角色職責的還有專家鑒賞團,節目組分別從民樂角度、文化角度以及觀眾角度進行設置。
 
    據節目組統計,著名國樂藝術家方錦龍在第一季節目中演奏了馬頭琴、熱瓦普、琵琶、中阮、鋸琴等十八種民族樂器,不僅展示了民族樂器的多樣性,而且體現了民族樂器在傳承中所遇到困境,如民樂教育以及民樂生存空間等問題。專家鑒賞團從民樂角度讓觀眾了解民族樂器的專業性、民族樂器的教育性價比、民族樂器傳承的必要性,為促進民族樂器傳承困境的突破做出了一定的貢獻。而文藝評論家郭冰茹以生動的歷史故事以及文化內涵解讀民族樂器的傳承價值。
 
    專家鑒賞團中飛行嘉賓有著名二胡演奏家陳軍、著名《梁祝》作曲家何占豪等人使得民樂鑒賞涵蓋更廣的行業領域看法,發掘民族樂器的更多傳承價值。節目組通過這個更直接的窗口中展現民族樂器的燦爛內涵,觀眾則通過這個窗口獲知更多的民樂內涵。
 
    《國樂大典》在節目內容上把民族樂器的演奏與背后的經典故事高度關聯。如在第七期節目中,晉風樂團演奏的曲目《三對面》是承載在一個描述了明代定國公徐眼罩與兵部侍郎楊波在國難當頭之際挺身而出,營救太子之母李艷妃的經典故事,以樂器演奏的曲調起伏變化展現故事的跌宕起伏。而另一方面,通過民族樂器演奏家的自述體現民族樂器的文化意義,如在第九期節目中,神駿樂團以一個人演奏多種民族樂器的方式展現了蒙古族樂器之間的對話,深化整個曲目表演內涵。
 
    《國樂大典》發展民樂的新思路
 
    《國樂大典》以普及中國民樂為主要任務,節目組精心挑選國民度更高的曲目,讓中國民樂主控曲目的整體韻律,而外國音樂擴展曲目的情感表達,兩者互相彌補,探尋曲目更深層次的文化內涵。
 
    在第五期節目中,龔鑼新藝術樂團運用了笙、嗩吶、板胡、古箏、中阮以及中國鼓,結合了手風琴和大提琴共同演繹了曲目《金箍棒》。笙、嗩吶、板胡、古箏、中阮以及中國鼓在演繹上是作為主奏樂器奠定了曲目的主旋律,從而在觀眾面前再現了孫悟空這一經典人物的風采,同時孫悟空身上的經典故事情節隨著中國傳統民族樂器的演繹展現在觀眾眼前。在以中國傳統樂器演奏為主的曲目表演中,外國樂器的手風琴和大提琴更多以補充式的角色出現在這場曲目表演中,手風琴的悠長與大提琴的低吟在這首曲目的演繹能夠讓曲目的內涵更加多層次,也就能使得孫悟空這一故事人物性格變得豐滿起來,更多地能體現出孫悟空另一種趣味的生活狀態。
 
    其中在《國樂大典》中承擔著展現中外民樂融合特色的樂團,不得不提及龔鑼新藝術樂團。龔鑼新藝術樂團以著名國外作曲家老鑼為創作班底,在每一場演出中根據曲目風格加入不同的國外演奏家,把中國民樂舞臺的大門向世界敞開。在《國樂大典》第一季的第七期節目中,龔鑼新藝術樂團加入國外大提琴演奏家Sergio Boadella和國外小提琴演奏家Maria共同演奏曲目《俠心飛白》。國外演奏家對于一個主基調為中國民樂的音樂節目而言是讓觀眾“頗為意外”的存在元素,能否“融合”進來整首中國風曲目的演奏便成為了這場表演的一個關注點。國外演奏家的表演對整首仙俠風格的曲目注入了西方奇幻風格的文化內容,結合龔鑼新藝術樂團的中國成員演奏使得曲目更添飄逸感,貫徹著樂團創作者對中西文化融合的理解。
 
    當前,我國文化類綜藝節目發展迅速,是高度“娛樂化”的綜藝市場的一種補充。隨著國家政策指引下,文化類綜藝節目承載不同類型的中華文化向觀眾傳播中國特色的文化名片。
 
    《國樂大典》的成功塑造為當前我國文化類綜藝節目的發展提供了一定的借鑒模式。文化類綜藝節目需要有一定程度的“術業有專攻”,要在展現中國優秀傳統文化中體現節目的獨特性。文化類綜藝節目要明確本身肩負的文化傳承與發展的歷史重任,謀求站在觀眾角度融合更多的新型節目制作方式來傳播中國優秀傳統文化。
文章熱詞:
延伸閱讀:
  • 經濟日報
  • 經濟雜志
  • 專刊
二維碼
  • 新聞
  • 旅游
  • 收藏
  • 秒速赛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