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經濟網 >> 新聞 >> 訪談專欄 >> 瀏覽文章
訪談專欄

長征精神的踐行者羅開富

時間:2019年07月08日 來源:經濟網-《經濟》雜志 作者:張軍紅 點擊: 【字體:

長征精神的踐行者羅開富
    簡介:羅開富,現任中國經濟前沿決策顧問中心副理事長、中國慈善總會新聞界志愿者慈善促進會執委、感恩長征路系列活動總顧問、第十屆全國政協委員,經濟日報社原常務副總編輯,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是繼紅軍之后,我國唯一完全按長征原路、同樣用時368個日夜走完兩萬五千里的記者,也是我國唯一連續兩年獲中國新聞獎一等獎的記者。被稱為“20世紀百年中國最有成就的新聞人之一,20世紀中國六大名記至今仍健在的記者”,被評為新中國60年傳媒影響人物。著有《來自長征路上的報告》《紅軍長征追蹤》《見證征程》《感動征程》,其中《紅軍長征追蹤》與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的《西行漫記》、哈里斯·索爾茲伯里的《長征:前所未聞的故事》一起,被清華大學新聞系定為學生的三本必讀書。
 
    如果把羅開富的經歷濃縮成一本書,《經濟》記者會想到這樣一個名字:踐行者。
 
    翻開書的扉頁,我們會發現,他是繼工農紅軍之后,第一個按原路徒步走完長征路的記者,他用一年零三天的堅持完美詮釋了當代“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真諦。
 
    而這所有的一切都始于1984年10月15日江西于都縣一個陰雨綿綿的傍晚,這也是書中最為精彩的部分之一。
 
    初心
 
    1982年9月,黨的十二大在北京召開,與此同時,《中國財貿報》全國記者也集聚北京,時任國務院財貿領導小組負責人王磊宣布,為適應中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需要,黨中央、國務院決定將《中國財貿報》更名為《經濟日報》,并于1983年元旦正式出版。會上,記者們紛紛建言獻策,剛剛調任《中國財貿報》云南記者站站長的羅開富提了兩個建議,其中之一就是重走長征路。
 
    羅開富并非一時興起,這個想法他醞釀了很久。
 
    1961年9月,羅開富參軍入伍成為一名鐵道兵,之后一直在江西、貴州、云南、四川等參與地鐵修筑,這期間他到過許多長征遺跡,見過很多烈士墓,也聽過不少長征故事,并萌生了要把這些記錄下來的想法。1966年11月,他被調到鐵道兵報社,參與北京第一條地鐵的設計和修建報道,一同參與建設的老紅軍又向他講述了很多動人心弦的長征故事,在震撼、感動之余,也讓他更加堅定了之前的想法。
 
    1984年在紀念長征勝利50周年之際,羅開富正式向經濟日報社提交書面申請,請纓重走長征路并進行沿途報道,時任總編輯安崗認為這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創新之舉,當即同意并對羅開富提出了“六個必須”的要求:一是全程每一米路都必須是徒步,決不弄虛作假;二是必須按長征的同一時間行進;三是必須走原路,即使山下或山上有了公路,也要走紅軍走過的山間小路;四是必須每天寫一篇文章;五是1935年10月19日中央主力紅軍走到吳起鎮,羅開富也必須在50年后的同一天到達;六是在中央主力紅軍因戰事休整的路段里,必須設法徒步采訪紅二、紅四方面軍的路線并做出報道。
 
    1984年10月16日傍晚,42歲的羅開富與兩名向導各背負10多公斤的行李和資料,從江西瑞金于都縣出發,開始了他的徒步長征路。
 
    啟程
 
    “今天花12個小時,終于翻越了夾金山,也終于體會到了雪山的厲害。”1985年6月21日,羅開富在日記的開頭如此寫道。
 
    夾金山是紅軍長征路上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海拔5240米,經羅開富測量當年紅軍翻越的埡口海拔高達4114米。考慮到羅開富的身體原因,爬雪山之前,時任國防部長張愛萍要求羅開富必須在四川寶興縣醫院接受全面檢查,結果顯示是上年12月在貴州黎平縣翻越苗嶺高洋雪山時,摔斷的左腿小腓骨已經痊愈,肝病也在恢復中,但是老胃病正在發作。
 
長征精神的踐行者羅開富
在草地里每天為羅開富發電至北京的阿壩州的熊文廣(右)和楊政
 
    這并沒有阻礙羅開富的爬山計劃。由于下午兩點之前必須翻越雪山,6月21日凌晨5點多,羅開富一行就開始冒雨前行,隨著海拔和路程的增加,缺氧使他們呼吸越來越困難,當走到九崗十三坡時,羅開富突然頭昏目眩,跌坐下去,此時他想到聶榮臻元帥告誡過他,爬雪山時千萬不能停留,許多紅軍都是因為一坐下,就再沒有站起來。然而想歸想,身體卻力不從心,迷迷糊糊中有人將他扶了起來,歇息片刻之后他才看清是解放軍軍官杜寶江。“要不是他在我缺氧跌坐昏迷時,及時把我拉了起來,我的新聞稿和日記在前一天就終止了。”采訪中,羅開富感慨道。
 
    不僅爬雪山,過草地亦可謂驚心動魄,九死一生。
 
    1985年8月10日,羅開富一行11人帶著電臺、發報機、發電機、天線鋼支架、柴油、帳篷、米面油鹽、做干柴火用的干牛糞等用品走進了草地。8月17日,11人連同9頭牦牛和馬匹全都陷入了日干喬大沼澤地,情況十分危急,陪同羅開富的紅原縣時任縣委常委、宣傳部長阿塔爾甚至都準備寫遺書了。好在后來向導丹泊趁牦牛嗆水大發牛勁向潭外爬時,抓住牛尾巴被扯了出來,經過一個多小時營救,大家也陸續脫了險。
 
長征精神的踐行者羅開富
進入草地后,藏族向導丹泊為羅開富搭了拆、拆了搭,用了半個多月的辦公桌
 
    但是他們所帶的鹽、面條、干牛糞、衣服和被子全都泡濕了,無奈他們只能把木板劈了煮水烤火,用僅剩的幾根臘肉骨頭熬泡過水的面塊吃,實在沒得吃了就到麥曲河戳魚生吞,“本來就餓得心慌,加上魚腥一沖,一會兒就反胃了”。直到8月22日,班佑寨的兩名藏族婦女送來兩大筐干牛糞和一小包鹽巴,還有一些酥油、糌粑等,才解了燃眉之急。
 
長征精神的踐行者羅開富
夾金山
 
    雖然走出了沼澤地,但是羅開富仍覺得很遺憾,“遺骨在那里漂了50年,我們沒有把他們背出來”。于是在即將離開草地時,羅開富一行集體向南面向沼澤地含淚大喊:紅軍先輩們、烈士們,50年過去了,你們的戰友派我們來看望你們,你們是中華民族的忠骨,是中華民族永遠的脊梁、永遠的精神、永遠的信念,一個沒有忘記歷史的民族,是有希望的民族,中華民族會永遠記得你們。
 
    堅持
 
    在羅開富看來,與受苦受傷相比,被誤解更讓他委屈無奈。
 
    1984年12月6日,出發近兩個月的羅開富到達廣西資源縣老山界,這座30里高、幾乎都是90度垂直石梯的險山,是紅軍從江西出發以來所過的第一座難走的山。
 
長征精神的踐行者羅開富
在打鼓雪山小歇時,羅開富和向導脫下鞋襪,將浸透的雪水擠出
 
    當天在向導的帶領下,羅開富幾人從早晨出發,經過4個多小時的艱難攀爬,終于到達午飯歇腳地——雷公巖護林站,但令他們想不到的是護林站大門緊鎖,沒有人,由于計算著午飯能在這里解決,他們早上出發時并沒有帶干糧。沒辦法,幾個人只能忍餓繼續前行,寄希望于老山界頂苗兒山上的電視差轉臺。
 
    然而走了十幾里之后,大家都餓得兩眼昏花,爬不動了,想吃樹皮草根,卻發現隆冬時節早已凍得邦邦硬,根本挖不動。“羅記者的稿紙借我們吃點行嗎?”一位餓極了的小向導問道,這句話啟發了羅開富,他從書包里掏出了自己的備用藥品——10包羅漢果止咳沖劑、生姜晶、胃舒平、感冒藥和黃連素,分給大家吃了下去。
 
    “吃藥”之后,一行人終于有了力氣,一口氣爬到了差轉臺門口。然而差轉臺的工作人員卻不讓他們進門,好不容易驗明了證件進去后,又因是保密單位被要求不能亂走,“不亂走動可以,要點吃的再說”,對方說不行,“到食堂買點生米回來嚼嚼”,對方也不給。無奈之下,羅開富只能先喝個水飽開始寫稿件。
 
    幾個小時之后,差轉臺的臺長來了,說要請他們吃飯,而后羅開富才明白,之前差轉臺曾接到過資源縣的通知,但是接電話的領導當天下山公干忘記匯報了,又因山上經常有騙子來騙吃騙喝,前幾天還抓到一個打著“高干子弟”名號的騙子。余悸未了,又來了一位中央大報記者,還說要重走長征路,大家自然不會相信。直到接電話的領導想起此事打電話給差轉臺,才消除了這場誤會。
 
    “沒有電話通知,記者證齊全,也不應該把我們餓成這個樣子呀。”一位向導憤憤不平地說。工作人員卻告訴羅開富,一般重要領導來檢查,至少要具備三個條件,一是前期開會,統一口徑,匯報情況;二要搞衛生;三要提前一兩天下山到桂林買菜。而羅開富此行并不符合“條件”,再加上沿途艱辛他已瘦得皮包骨頭,頭發很長,臉曬得很黑又起皮,與常人眼中的記者相差很大,很難不讓人生疑。
 
    羅開富告訴《經濟》記者,途中這樣的誤會發生過很多回,甚至至今還有人懷疑他是否真的徒步走完了長征路,然而2800多位的向導和醫生簽名不會說謊,它們見證了羅開富的血汗和倔強,后來他將這些簽名留言整理成冊,取名《見證征程》。
 
    見證
 
    2016年10月2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大會上講了唯一一個故事——“半條被子”的故事,而這個故事的挖掘者就是羅開富。
 
    1984年11月7日中午,羅開富來到湖南宜章縣沙洲村。剛一進村,他就注意到有一位裹小腳的老人一直不遠不近地跟著他,似乎想跟他說些什么,在查閱完當地的黨史資料后,羅開富找到了她。
 
    老人名叫徐解秀,當年已經84歲了,她告訴羅開富,50年前的一個夜晚,3位紅軍女戰士曾在她家留宿,4個人蓋著她床上的一塊爛棉絮和一條紅軍自帶的被子。第二天下午3點多要離開時,紅軍女戰士將自己的被子剪掉一半留給了她,她不忍心要,互相推讓時紅軍大部隊已經開拔。她和丈夫不放心,將她們送到山邊,又因天色漸晚,她小腳走路困難,就讓丈夫送3位女戰士翻山與大部隊匯合,誰知4人這一走,便都沒了音訊。
 
    “她們不來看我,他(指丈夫)為什么也不回家呢?你們說,一條被子能把半條給窮人,天底下哪有這樣的好人!我丈夫送她們上山時,她們還在一步三回頭地對我說:大嫂,天快黑了,你先回家吧,等勝利了,我們會給你送一條被子來。現在我已經有蓋的了,只盼她們能來看看我就好了。”徐大娘一邊擦淚一邊對羅開富說。
 
    當晚,羅開富情緒依然難以平復,含淚寫下《當年贈被情誼深 如今親人在何方》一文,文章在《經濟日報》刊發后,引起了鄧穎超、康克清、蔡暢等15名歷經長征仍健在的女紅軍的高度重視,并在《經濟日報》發表講話:“悠悠五十載,滄海變桑田。可對那些在革命最艱難的時候幫助過紅軍的父老鄉親們,我們永遠不會忘記。請羅開富同志捎句話:我們也想念大爺、大娘、大哥、大嫂們!”
 
    1991年,受鄧穎超等老紅軍委托,羅開富再一次來到沙洲村,給徐解秀大娘送一床新被子,暖暖老人的心。然而他到村里就被告知徐大娘已去世,她在臨終前告訴自己的孫子:“我這一輩子沒有白活,你們要告訴后人,什么是共產黨,共產黨就是自己有一條被子,也要剪下半條給老百姓的人。”
 
    “正如習總書記所說,一部紅軍長征史,就是一部反映軍民魚水情深的歷史。中國共產黨之所以能夠發展壯大,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之所以能夠不斷前進,正是因為依靠了人民。中國共產黨之所以能夠得到人民擁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之所以能夠得到人民支持,也正是因為造福了人民。”羅開富對《經濟》記者感慨道。
 
    傳承
 
    1985年10月19日,歷時368天,羅開富最終如期到達終點——陜北吳起鎮。這期間,他經受過大腿骨折、疥瘡、眼疾、肝腫大、膽囊炎、腰肌勞損等病痛的折磨,瘦得像稻草人,卻仍然不讓自己“在站著的時候停步”,每天徒步70多里路,堅持走完25000里全程;每天平均睡眠不足4個小時,不管條件多么惡劣、身體多么羸弱,他始終堅持一天一篇報道,風雨無阻。與此同時,他還第一次丈量了紅軍翻越過的長板、倉德、打鼓等雪口埡口的海拔高度,成為第一個翻越全部雪山、橫穿草地中心沼澤地的記者。
 
長征精神的踐行者羅開富
1985年10月19日,羅開富結束1年零3天的徒步采訪行程,與50年前中央紅軍同樣時刻到達陜北長征終點
 
    然而對于羅開富來說,長征路是走不完的,也是走不夠的。2001年,為了紀念中國共產黨成立80周年,59歲的羅開富從北京出發,歷時兩個月,寫下革命圣地行19篇,其中13篇是在長征路上寫的。2009年,67歲的羅開富在拿到退休證的第4天,就在志愿者的幫助下,從福建長汀縣中復村出發,歷時3個月到達吳起鎮。從第一次徒步重走長征路到2017年,羅開富已經10多次重返長征路采訪調研,其中3次是全程。
 
    “相比于戰爭年代的烽煙四起、危急重重,今天的我們少了生與死的考驗、血與火的洗禮,但改革深水區的難關、轉型調整期的陣痛,仍需我們嘔心瀝血;相比革命時代的艱苦卓絕、血雨腥風,今天的我們少了封鎖突圍困境、貧窮匱乏難題,但利益格局糾結復雜、多元聲音鼓噪喧囂,仍需我們不辭艱辛。我們面對的仍然是具有開創性、艱巨性、復雜性的事業,更需要偉大精神的支撐,以理想劃定坐標以信仰振奮心靈,以意志創造奇跡。”在羅開富看來,中國共產黨人的“趕考”遠未結束,不忘初心,牢記使命,走好今天的長征路,是新的時代條件下我們面臨的一個重大課題,長征精神永不過時,我們仍然應該用長征精神照耀奮進之路。

如需轉載請注明來源:經濟網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10-58393765

《經濟》雜志訂閱電話:010-58393736

文章熱詞:
延伸閱讀:
  • 經濟日報
  • 經濟雜志
  • 專刊
二維碼
  • 新聞
  • 旅游
  • 收藏
  • 秒速赛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