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經濟網 >> 新聞 >> 財經證券 >> 瀏覽文章
財經證券

中國居民杠桿率增速正穩步減緩

時間:2019年06月13日 信息來源:《經濟》雜志、經濟網 作者:陳希琳 【字體:

 近期,一項針對美國成年人的調查顯示,65%以上的美國成年人有債務,41%的人不知道何時可以還清,更有25%的人預計自己到死都在還債。美國居民的高負債情況得到市場關注。而近年來隨著消費金融的快速發展,中國居民的杠桿率也呈現出上升的趨勢,受到廣泛關注的中國居民的債務情況又如何呢?
 
  2018中國居民杠桿率水平53.2% 與經濟發展水平相匹配
 
  據WIND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居民杠桿率水平為53.2%, 遠低于美國居民的76.1%,從杠桿率的增速來看,國內居民杠桿率增速也從2016年的14.60%降至2018年的7.77%。從國內的監管政策以及居民的負債比率增速來看,融360大數據研究院李萬賦認為,居民整體的償還能力風險仍比較小,各類主體也在積極優化自己的風控模型,加強個人信貸風險防控,整體來看,中國居民杠桿率水平仍處于安全邊際內,不會對經濟運行帶來系統性影響。
中國居民杠桿率增速正穩步減緩 
 
圖1 近20年中美居民杠桿率的變化趨勢(數據來源:wind)
 
  “從上圖來看,2008年經濟危機是一個分水嶺。2008年以前十年,中美兩國的居民杠桿率均呈現上升趨勢,不同的是,我國居民杠桿率趨勢平穩,從1998年的11.68%上升至17.87%,美國居民杠桿率則在這十年里快速上升,由7.10%上升至2007年的98.50%,接近100%,之后2008年略有回落至95.90%;2008年以后的十年,中美兩國開始呈現出相反的變化方向,受經濟危機的影響,美國的居民杠桿率由高位逐步回落至76.10%,十年下降了近20個百分點,中國則上漲了35個百分點至2008年的53.20%。”李萬賦表示,目前,中國的居民杠桿率已經高于發展中國家的平均水平,但與歐美部分發達國家相比還有一定的距離。從國際經驗來看,伴隨著經濟發展水平的提高,居民杠桿率會有所上升。從經濟情況看,我國的人均GDP和居民可支配收入等指標,處于發展中國家前列,因此介于發展中國家平均水平和發達國家的53.2%的居民杠桿率符合國內經濟發展狀況。
 
  在他看來,近兩年杠桿率增速穩步減緩,風險在可控范圍之內。
中國居民杠桿率增速正穩步減緩 
 
圖2 2008年金融危機后中國居民杠桿率的增速(數據來源:wind)
 
  “10年期間,整體來看,中國居民杠桿率由不到20%上漲到50%有余,增長速度較快。但分年份來看,2008年受經濟危機的影響,杠桿率有所下降,增速為負值,2009年增速高達31.20%,2013-2016年在[7%,15%]的區間波動,之后增速開始緩慢回落,從2016年的14.60%降至2018年的7.77%。可見,居民杠桿率的增速遠沒有到令人恐慌的地步。2018年底,我國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信貸總額,占信用卡應償信貸余額的比例僅為1.16%,與臺灣卡債危機時最高5%的不良率和7.84%的三個月逾期率相比,資產風險仍在可控范圍之內。”李萬賦表示,居民貸款亂象得到整治,未來資產將更加優質。
 
  風險可控但仍需關注
 
  盡管簡單作國際對比,中國目前的居民杠桿率并不高,但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銀行中心特聘研究員李奇霖表示,考慮到中國目前所處發展階段,以及近年居民杠桿率的快速上升,其中的風險需要引起關注。
 
  “相比于發達國家,更具實際意義的城鄉調查口徑的中國居民可支配收入,占 GDP 比例要低些。以居民部門債務/可支配收入、還本付息/可支配收入等衡量的償債壓力,都已經高于美國等多個發達經濟體。以債務/總資產、債務/金融資產衡量的居民資產負債率,中國也超過了美國。更需要注意的是,BIS 口徑的居民部門債務,統計的只是存款類金融機構信貸收支表中的住戶貸款。中國城鎮家庭的信貸參與率只有三成,包括農村家庭在內的比例更低,而美國的這一指標接近八成。這意味著,中國實際有銀行貸款的家庭,所承擔的債務壓力,要遠大于總量視角下的估算值,也要明顯高于美國有銀行貸款的家庭。”李奇霖表示,住房貸款是中國居民部門債務的主要形式,由于高首付比例,使得一部人加杠桿的需求被壓制,尤其是在高房價的城市。而購房且有貸款的人群中,貸款比例超過了 50%,已經在政策允許的范圍內,將杠桿加得比較高了。
 
  在他看來,未來中國家庭部門的杠桿率,將進一步上升。主要是因為,有相當比例的人群,被高首付比例阻擋在加杠桿之外,隨著這些人財富的積累,加杠桿的需求將被釋放。
 
  對政府來說,需要控制居民杠桿率上升的節奏:一是堅持“房住不炒”的政策。一方面,降低居民對房價上漲的預期,能夠減少投機性和恐慌性的加杠桿需求,房價波動大的時候更容易引起居民舉債買房。另一方面,在相同首付比例要求的情況下,房價更高需要舉借的債務越多。
 
  二是優化企業面臨的制度環境,鼓勵創新,使符合經濟轉型方向的企業增加投資,減少穩增長訴求下對居民加杠桿的路徑依賴。美國1993-2000年居民杠桿率上升放緩的經驗告訴我們,科技創新等導致企業盈利能力增強后,企業加杠桿的意愿和能力上升,有助于放緩居民加杠桿的節奏。
 
  對于這一點,李萬賦表示,目前,政府已經在房市調控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就,穩定房價,堅持“房住不炒”的整體基調,同時各類貸款主體也在嚴格控制個人消費貸違規流入房市和股市,規范消費貸和信用卡的使用行為,近兩年居民杠桿率增速下降,也意味著這些政策取得了初步成效。未來幾年,我國的居民杠桿率增速大概率仍會保持緩慢下降的趨勢。
 
  “居民杠桿率上升,意味著居民用于消費和投資的比例有所增長,從而帶動經濟的發展。當然,居民杠桿率快速上升的過程中,也會伴隨著一些風險。但目前來看,居民整體的償還能力風險仍比較小,隨著監管對消費金融行業的規范,征信系統的快速發展,金融機構對風控模型的優化,個人信貸的風險會控制在合理范圍之內,整體來看,中國現在的居民杠桿率水平,不會對經濟運行帶來系統性影響。”李萬賦說。
 
文章熱詞:

上一篇:中國經濟怎么“盤“?

下一篇:沒有了

延伸閱讀:
  • 經濟日報
  • 經濟雜志
  • 專刊
二維碼
  • 新聞
  • 旅游
  • 收藏
  • 秒速赛app下载